Emissions
Pawel Kopczynski / reuters

取决于你问的科学家是谁,2020 年可能是史上最热,或第二热的一年。依据 1951 到 1980 年的平均温度为基准,NASA 判定 2020 的全球平均温度比 2016 高上一咪咪,但这差距小到差不多可以忽略,基本上可以视为是 2020 与 2016 年平手,皆为有完整全球温度量测资料的卫星时代以来,温度最高的年份。另一边,依据美国海洋与大气署的基准值的话,则还是 2016 年高一点点,2020 年居于第二位。

无论第一还是第二,重要的都是长期的趋势,而非单一的年份。目前自 1950 年代以来,最暖的 7 年就是过去 7 年,而这个趋势预定还是或持续下去的。以 2020 年单年来说,有两个事件都对气温造成了显著的影响,一是疫情所引发的工业输出下降,而另一个则是澳洲的大火。不过,两者的影响可能和直观有所出入:澳洲的大火因为向空气中排放浓烟,遮蔽了阳光,因此对广域来说是有降温的效果;而工业输入下降则相反,因为减少了烟尘的量,反而让更多阳光通过,不考虑温室气体等长期影响的话,就短时间来说反倒是升温的效果。两者差不多抵消后,就是依然炎热的 2020 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