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ya Nadella,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Microsoft, gestures as he attends Microsoft's 'Young Innovators' Summit' in New Delhi, India February 26, 2020. REUTERS/Anushree Fadnavis - RC288F9X0CWQ
Anushree Fadnavis / Reuters

去年这个时候,字节跳动正全力避免让 TikTok 在美国及其它多国被特朗普政府封杀的情况发生,而微软便是他们在当时能进行合作的潜在对象之一。虽然这件事搞到最后是以新总统拜登撤销行政令收场,即便在特朗普执政后期推动的并购中也是甲骨文、沃尔玛而非微软胜出,但日前在 Code 大会接受采访时,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还是分享了一些和此事有关的秘辛。

「关于 TikTok 的交涉是我参与过最奇怪的事情。」Nadella 这么说道。按照他的说法,最初是 TikTok 联系的微软,希望后者作为云端、安全合作伙伴帮助其在中美微妙的政治格局中找到容身之地。「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Nadella 说,「不过我很感兴趣,不得不说那是很好的机会,谁都能看到他们(现在)的增长,而剩下的事情就都是历史了。」

实际上,就在昨天 TikTok 刚刚宣布自己正式突破了 10 亿月活跃用户的大关。他们仅仅花了不到 4 年时间便达成了这一成就,作为对比,Instagram 用了差不多 8 年, 这里面有 6 年还得记上后来东家 Facebook 的功劳。

在被问及和特朗普的沟通时,Nadella 的回答多少让人感受到了这位前总统的「随性」。「我认为特朗普总统对他试图在这件事上达成的目的有某种特定的观点,但他后来就放弃了。」Nadella 说道,「我想说的是,这件事很有趣,有一段时间,我觉得特朗普政府有一些特定的要求,然后它们就消失了。」

实际上,根据微软总裁 Brad Smith 在书中所写,当特朗普毫无预警地告诉记者他宁愿封掉 TikTok,也不允许字节跳动将其出售给美国公司的消息时,微软和字节关于收购 TikTok 在美国和其它三国业务的「谨慎谈判」瞬间陷入了「混乱」。在 Nadella 后续亲自致电后,特朗普才放下心来,允许交易继续推进。但后来在跟甲骨文大致谈妥了交易条件后,字节称特朗普又「消失」了一阵,他们在被告知需拆分业务后对面就直接没了音讯...

虽然到最后还是空手而归,但微软通过这件事还是得到了一些技术相关跨国谈判的经验。「在一个具有严格保全、隐私、数字安全控制的国内数据中心运作外国技术服务是完全可行的,前提是要向当地政府提供适当的透明度。」Smith 在书中这么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