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奂仁
陈奂仁

「这感觉根本不像是一个派对。这感觉像是有人在生小孩⋯」著名音乐监制陈奂仁(Hanjin Tan)当时就是这样形容他准备首次发行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新歌的心情。就在刚过去的星期天晚上 11 点左右,陈奂仁同时开着 Clubhouse 和 Instagram Live 做发行 NFT 的直播派对。他一边跟粉丝们聊天,一边赶着在 MacBook 上处理 OpenSea NFT 拍卖平台的最后程序,还很坦白地跟大家说:「我正在失去理智了!」

刚好在 11 点 27 分,陈奂仁成功把他的 NFT 单曲《Nobody Gets Me》放上平台开始拍卖,顿时松一口气。那一刻,他成为了全球首位发行 NFT 的华语音乐人,而他的作品也自然是全球首个 NFT 华语歌曲。没想到,很快就已经有三位人士参与竞投,当晚就把 0.07 枚以太币(当时约 120 美金)之底价拉到 4 枚以太币(约 7,000 美金)!更夸张的是,在第五天,投标价升到 6 枚以太币,当时等同于大约 12,000 美金!

要明白为什么 NFT 这种数字资产可以拥有这样的价值,就首先要理解它的原理。简单说,NFT 跟加密货币同样基于公开透明的区块链,具备可被验证的数字稀缺性。至于两者分别的关键在于 "NFT" 里的 "F" 字。 "Fungible" 代表可互换,而加密货币其实都是FT(fungible token;同质化代币),因为你手上的货币跟人家同等价值的货币都可以互换,也可以被分割至小数点后的八位数。 NFT 却相反,每个单位都加入了独一无二的标识,既不能互换也不能分割,方便追踪以便验证,难以伪造。因此,NFT 适合用来把珍贵的现实资产或数字作品代币化,也可以说是担当一张于区块链上限量发行的数字证书。

对绝大部分人来讲,以 12,000 美金之天价购买一首单曲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情,不过这个神奇的 NFT 市场近期确实是火热起来了。其中一个例子就是 Twitter 创办人 Jack Dorsey 在 3 月 21 日以大约 1,630 枚以太币——当时相等于290 万美金左右——出售全球首条推文的NFT,然后他把收益转换成约 50 枚比特币并全数捐赠非洲 COVID-19 救济金。退役日本 AV 女优上原亚衣近期也成功以共 31 枚以太币(约 57,000 美金)售出三幅 NFT 图片,当中最贵的一幅售价达 20 枚以太币(约 38,000 美金)。 2 月时,重制版 Nyan Cat 动画的 NFT 也以 300 ETH——当时的 605,000 美金左右——卖给一位神秘买家。

其实有些案例更夸张。有人把一整年的放屁声录制成长达 52 分钟的 MP3 文件,放上 NFT 拍卖平台居然能以 0.2415 枚以太币或约 430 美金售出。也有职业网球手以 NFT 方式拍卖她右手手肘一处皮肤(15 x 8cm)的拥有权,让她帮你做人形广告板,最后真的有人以 3 枚以太币或 5,400 美元左右成功投得(她还说如果她将来闯进法国网球公开赛或温布顿网球锦标赛的话,这处皮肤会升值呢!)。更有一台港产机器人的 NFT 自画像以 69 万美元成交呢!是说,貌似 NFT 交易已带来无限的可能性。

陈奂仁推出华语乐坛首个 NFT
陈奂仁于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拍卖华语乐坛首个 NFT 单曲《Nobody Gets Me》。
OpenSea

近期活跃于 Clubhouse 的陈奂仁在机缘巧合下,透过这个播客式社交平台的多个 NFT「房间」得到启发。他在过去几个星期几乎是每晚都在吸收大量相关信息,同时认识了在 NFT 方面有经验的艺术家们,就萌生了尝试发行 NFT 音乐的念头,把自己当成白老鼠,为所有华语音乐人寻找出路。这位著名音乐监制在过去的 22 年都经历了不少波折,也见证着音乐价值由 CD 年代、MP3 年代到现在的串流年代不断被贬低。这个问题在华语地区尤其严重。陈奂仁坦承:「我和同辈的音乐人都生活得好不容易。下一代的音乐人肯定会比我们还要辛苦。」

受到疫情的影响,陈奂仁的同行现在都少了演出的机会,而串流「是有(收入),不过是养不活人的。」NFT 倒可能是一个出路,提供一个新渠道给音乐人发表自己的作品,变成有多一个收入来源。

「你想想看,如果每个音乐人可以每个礼拜发一首歌,然后有一个 graphic,不太辛苦的话,那可能他的收入、营业额有可能接近一个养得活自己的一个 YouTuber 的那种收入,那不错吧?」

如果这次实验成功的话,陈奂仁手上就会有一个很好的样本,可以用来鼓励并协助其他音乐人——尤其是华语地区的——及艺术家发行 NFT,让大家将来可以填饱肚子。

对于一位首次发行 NFT 的音乐人来讲,整个流程确实是有点挑战。陈奂仁自己由开设加密货币钱包以及选择铸造 NFT 平台的过程中遇到不少障碍:前者主要是受到本地政府及银行限制,要找其他途径把现金(据说美金或欧元最理想)变成加密货币;而后者是他后期才发现铸造("mint")及发行 NFT 时还需要交付一些额外费用,所以建议大家多准备一点资金。当然,NFT 发行的另一个挑战就是需要买家们准备好加密货币钱包;陈奂仁自己就选择了兼容 Chrome 浏览器的 MetaMask,但他也提醒大家不管是哪种钱包,都需要预留几天的时间去认证你的身分才能启用。是说,大家都要先做好功课就是了。

陈奂仁
陈奂仁

陈奂仁的首个 NFT 作品、全新原创单曲《Nobody Gets Me》记录了他作为海外华语音乐人的经历,他花了过去三、四年时间去打磨,但一直都没有满意,不过最后他受到最近有关亚洲人的新闻启发,就决定回到他最擅长的嘻哈 beats 及吉他,配以双语来演绎这首歌。成功购得这个 NFT 的买家会获得一条 IPFS(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星际档案系统)点对点连结以下载档案,当中包含《Nobody Gets Me》的 24-bit/192kHz WAV 音频档(大约 600MB)和一个长约 7 秒的单曲封面动画 MP4 档案。另外,陈奂仁也会与买家进行 1 小时的 Zoom 视像对话——这可能对很多粉丝来讲才是最值钱的部分吧。

截稿前,《Nobody Gets Me》的投标价维持于 6 枚以太币,相等于 12,600 美金左右,而拍卖刚好剩下一天的时间(将于中国时间 4 月 4 日晚上 11 点 27 分结束)。我问陈奂仁他这个小实验如何才界定为成功,他就这样回答:「对首次发行 NFT 来说,其实我已经成功了,因为我没有亏钱之余我有盈利,那我已经证明了可行性。只是现在这一刻,因为拍卖尚未结束,所以就看可以有多成功。不过已经成功了。」

「不过这不是实验的结束;这只是第一步,因为之后就要证明可持续性了。这还有待验证。」

更新:全球首个华语音乐 NFT 拍卖最后以 7 枚以太币(约 14,500 美金)结束!恭喜陈奂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