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acebook

Google 和 Facebook 两间网络巨擘所面临的反竞争诉讼案中,似乎又增添了一点额外的变数。据纽约时报取得的反托拉斯诉讼文件,Google 曾在 2018 年时给予 Facebook 「交易优惠」,以广告投标优先权换取 Facebook 保证广告投放量及对 Google 的 Open Bidding 投标模式的支持。

这个「交易」代号为 Jedi Blue,包括了 Google 给予 Facebook 更多时间竞标广告位置、投放网络的付费折扣、以及由 Google 协助了解目标客群等多项优惠,而 Facebook 一方则是在能辨识用户时至少在 90% 的案例中投标,并且每年至少投放 5 亿美元的广告。自然,其他 Google 的广告伙伴并未能享有如此的优惠,基本上这保证了 Facebook 必定赢得一定数量的广告位置,而 Google 则能靠着 Facebook 的保证投标,来拉高投标的最低价,两个方向都对其他竞争者不利。

Facebook 和 Google 两方自然都矢口否认 Jedi Blue 有违反公平竞争的嫌疑,Facebook 表示这其实是在「增加 Google 广告的竞争」,任何其他的解读都没有根据;而 Google 则是发布了一篇长篇的博客文章,解释为何这并非反竞争的行为,在本质上是说 Google 的广告业务上并没有独厚 Facebook,Facebook 依然要和其他人一同竞争广告位置。无论是否违反公平竞争,Google 和 Facebook 在交易协议中确实有一条特别的条款,要求两间公司在受到调查时「合作并相互协助」,整个协议中并提到了「反托拉斯」起码 20 次,显见两间公司多多少少对于这结果也有一定的准备吧。

最终,还是要看有关单位和法院如何解读此事,但在对于科技公司持续坐大的情况下,这种协议被放大查看,恐怕是在所难免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