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听到让人吃惊的消息,在甲骨文与谷歌的官司之中,甲骨文的律师 Annette Hurst 在庭上披露 Android 自推出以来为谷歌带来了 310 亿美元的营收,其中肥滋滋的利润竟高达 220 亿美元。收入的来源主要来自显示在 Android 装置上的谷歌广告和 Play Store 收入。Hurst 在审讯过程中更直指:「看看他们的这只金鸡母有多么超乎寻常」谷歌一直都把其行动平台所以带来的营利列为最高机密,更曾向法官要求把有关的部分设下封口令。该公司指这律师得到的这份内部机密资料,本应只能作「检察官查阅」之用,不能外传。因为他们认为这些非公开文件属高度敏感,如果向公众披露或会对谷歌的业务带来负面影响。

甲骨文和谷歌的法律战已经持续多年。简而言之,甲骨文想从谷歌因为 Android 所得来的利润中分成,所用的理据是谷歌利用其 Java 软体来开发行动平台。最新的战况是甲骨文要求分成范围扩至最新版本的系统,并要求谷歌支付超过 10 亿美元。当然谷歌不会因为使用了 Java 作开发工具而就范了。这场拉锯战依然持续,只是从最新披露的数字来看,即使谷歌被判败诉,也是有能力支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