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 N1 推出後的早上,CyanogenMod 的创办人 Steve Kondik 在北京的酒店休息室内被数个 Oppo 大使和数个科技作家包围,这跟他刚最初因「解闷」而去写 Android 的 ROM 已相距五年时间。Kondik 忆述:「刚开始的时候,我喜欢去做,从没想过人们会真正关心。我抱着那种看谁能为 Linux 带来一个没那麽糟糕的移动设备的心态。」

最後,他看到 Android 的开放原始码为开发提供很大空间,让他认为有潜力把自己的 ROM 加在这作业系统中。由那天起,这位原为美国匹兹堡生物信息公司的首席工程师丶居於西雅图的开发者,在业馀时间就为经典的 T-Mobile G1 -- 世界上首部商业 Android 设备 -- 研发後来成为 CyanogenMod 的 ROM 。当然,他在推出那天就买了。
Kondik 显然不是唯一渴望软体的自定和优化度高的人,尤其在厂商对过时产品停止支援後更是如此。直至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 790 万部装置安装了 CyanogenMod,此外还有一群志愿者为有些 Google 或供应商不支援的语言作翻译。这数字可能会因为 Cyanogen 公司(由一班效能狂热者和一些「在董事会很了不起的人」支持)的成立再次上升。他们的目标是在让 CyanogenMod 更完善之馀,也让使用者有一定的自定化空间;当然还有与制造商紧密合作 -- 首先是 Oppo 的 N1。

「我们有些不错的想法,你将会很快就看到些以前没人做过而又有趣的东西。」Kondik 表示。「实际上就是服务。我们不会试图以 CyanogenMod 这品牌作销售或类似的事情。我们正试图建立支援性的服务和一些 CyanogenMod 相关的高端而又非常有趣的事物。」

唉,这就是 Kondik 现阶段能告诉我们的内容了 -- 但最初的侧重点会是,透过为用户提供一个简单方案去下载 CyanogenMod,而尽可能增加更多的使用者。最近发布的 10.1.3 版本(於 Android 4.2),你也可看到他们正式推出 CyanogenMod 帐户服务,能「提供存取增值服务和功能」-- 目前包括设备追踪及遥控删除数据(虽然 Google 的 Android Device Manager 也有提供上述两项服务)。

当然,CyanogenMod 有更多的功能。Kondik 指出他的 ROM 有些突然由贡献者凭空提出的酷炫功能,也提醒我们这是他首个加入「一扫删除」功能的 ROM,远在 Google 把这加到 Android 之前就有。CyanogenMod 的创作总监 Koushik "Koush" Dutta -- 也就是 CyanogenMod 还原模式的制作者 -- 和公司的工程部副总裁正为 CyanogenMod 的 AirPlay 镜像输出功能下工夫,而以上影片则展示了该功能的半制成品。 Kondik 承认这仍然有很多工夫需要完成,但他相信这种无线启用副萤幕的功能「可是一件大事」。不出所料,Google 现在正留意这功能的发展空间。

正所谓:有得必有失。 CyanogenMod 因成立 Cyanogen 公司而失去 Focal 镜头程式:这是由於创造这程式的 Guillaume Lesniak 反对新成立的公司对他的程式重新授权。开发商的争议,意味着 Focal 将不被视为贡献,同时尽管 Cyanogen 公司保留该程式的一般公共授权(General Public License)也好,该公司仍可对此程式做出任何改变,并按照他的定价支付 -- 那还说甚麽重新授权呢。还有许多贡献者都认为他们当时没将整个 CyanogenMod 变成商业化的计划说清。

离开代码授权许可的棘手问题,另一个对 Kondik 的团队感兴趣的是其主题市集。虽然这 ROM 已有主题支持了一段时间,但用户只可在 Google Play 利用关键字搜寻找到他们,但由於滥用关键字的程度严重,这显然并非最佳方案。另一边厢,由於缺乏专用工具,只有经验丰富的发者可以创建这些主题,如果他们的主题埋藏在这关键字的游戏内,这会减低对他们的吸引力。Kondik 希望通过建立一个专为主题而设的生态系统来解决这两个问题,而这个方案的成效已经小米的 MIUI 身上得到引证。

「我认为 MIUI 最好的地方是他们做的主题。他们让用户容易创建主题,我认为这是他们很棒最成功之处。」Kondik 肯定地说。「我们缺少很多工具,开发者大概需要自己编辑一堆 XML 及执行一堆让人疯狂的指令码才能建立一个主题 APK 档案。因此我们正建立些好的工具去使整件事变得容易,让人们可以真的造出他们心底想要的主题。」

对 Cyanogen 公司最大的挑战是说服更多 OEM 向 Kondik 的团队开启他们的 bootloader 和内核,最好让他们在手机推出前先优化。这个是移动通讯业上持续纠缠的问题,所以尽管像 Kondik 那麽受欢迎的品牌而言,也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当然,那些有耐性的开发者最终也可破解已锁定的 bootloader 和内核,但 Kondik 宁愿不依靠丶或放出任何 bootloader 漏洞。

「如果我们能与他们合作,而将那些无用而又没任何意义的锁定方案删除,将是有趣的事。」 Kondik 说。「无论如何,这些方案都让人发疯,而且一星期就会被破解,就像不断升级的军备比赛,这实在愚蠢,也是毫无意义的。」从他们的角度看, Kondik 认为古板的公司担心开发者破解後会加入入侵性的服务(他重申这显然不是 CyanogenMod 的目标),或者可以对他们的网络共享服务做些保护吧。「但这些都可在服务方案上解决,不一定要将手机锁上。然後就用一个藉口,说:「哦,使用者很容易将手机弄至不能使用,然後就将手机退给我们。」而其实要让手机变砖是颇难的。

「事实上,使用者应该有权选择是否让保固失效。」 Kondik 又对 HTC 提供 bootloader 解锁服务,让使用者自行选择的方案称赞不已。而除了 Google 的 AOSP 计划(CyanogenMod 是参与者之一)外,Kondik 认为提供不同选择(例如在 CyanogenMod 和 Google 的 Holo 介面间)的便利性是可以提高的。

当被问到 Cyanogen 公司会否像小米为他的 MIUI 研发自家手机的时候,Kondik 回应:「嗯,这是个可怕的想法。」 他强调现在的 17 位核心成员与 Oppo 的大军对比,还是处於非常初步的阶段。当务之急,是寻找好的合作夥伴去成大事 -- 大到足以令手机厂商有意欲去收购他们。会真的有这个可能性吗?要真的成事的话「整个交易需要对双方有足够的好处及意义。」同时亦视乎双方对这事有多热情:「我们不希望将公司随意放售给一个不知买来做甚麽的买家,因为那样的话会是个大问题。」

「暂时还没有买家出价,」Kondik 转身对一位 Oppo 大使说:「你要收购我们吗?1,000 亿美金?」

经由:Engadget
更多资讯:CyanogenModZ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