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Eric Tsai]

位于美国的Apple以及位于加拿大的RIM,这两间公司有着令人惊异的相似度:两家公司都是少数自行为手机产品研发软件的公司。

Apple,作为一个个人电脑的先锋,看到了在智能手机市场扩张的机会;而RIM,作为智能手机的先锋,在行动运算市场中看到了扩张的机会。两家公司的产品都受到与电信业者合作的限制:RIM延后 AT&T Bridge,而Apple也因为iPhone行动分享的功能与AT&T杠上。
Apple设计产品的对象是与企业相关的消费者,而RIM产品的对象却是与消费者相关的企业,在平板电脑的市场中:Apple坚定的否决7吋显示尺寸 ,但RIM拥护这个大小并推出PlayBook这个产品。为了不让使用的CIO们担心有数据泄漏的危险,这台平板电脑甚至拿掉电子邮件以及行事历功能,即 使降低对一般消费者的吸引力也在所不惜。

当Steve Ballmer站上了在Orlando举办的BlackBerry World 舞台,那个景象就如同电影《Pirates of Silicon Valley》中描述Bill Gates出现在1997 Macworld Expo上,宣布Internet Explorer赢得作为Mac出货的浏览器的胜利一样;十四年后事过境迁,Google取代了Netscape成为微软的主要竞争对手,而此时 BlackBerry采用Bing就像是微软的新战利品。

类似的情景还不只如此: RIM因为错误的决策以及市占率下滑,现在正面对着财务的危机;时光倒回从前,Apple也曾经面对相同的困境。同样状况下,这时微软CEO的出现就好像 打了一剂强心针,如果Apple可以由Steve Jobs所谓的「濒死」"near-death experience"边缘起死回生,那么RIM也能救得回来吗?这对RIM来说只是路上的一阵颠簸,还是会演变成像Nokia 最近急转直下的的断尾求生?

比起北方的微软,Apple近期的表现可圈可点,时机也抓得恰到好处:Apple总是能在正确的时间,等到产 业相关的零组件都已到位,将所有的硬件用一个迷人的使用者接口整合起来,让普罗大众能广泛的接受,获致极大的成功。就像是以一支「大猫」命名的麦金塔作业 系统leopard一样,Apple这个产品在完美的时间点震撼了业界。


在此同时,RIM,却因为错估了 iPhone的成长以及Android大军的竞争,公司的发展停滞不前。尽管如此,我们似乎可以看到这间公司的曙光:最近RIM出手并购了QNX以及 TAT,前者可以造就了BlackBerry Tablet OS,后者在RIM有口皆碑的使用接口中加入了富有想象力以及创造力的元素。我们在PlayBook里的scrapbooking app找到了这两个生力军着墨的痕迹(跳转之后观看video简介);即使是常常被忽略的「计算器」,也被打点得像是实用的纸带计算器一样可以看到计算的 历史,也可以体会好像真的把纸带撕下的快感。这些细节忍不住让人叫好,RIM,就像Apple一样,掌握着使用者接口的这个神兵利器,得以与其它竞争者区 隔而有一线生机。另一方面,Nokia全面采用Windows Phone 7,比较起来好像是自断经脉的险招。

面对这些挑战的关键点, 在于与时间赛跑。RIM已经站在策略上有利的位置,也透过购并取得这两样神兵利器,关键就在于赶在竞争者前把发挥购并的效益,继续强化原本 BlackBerry手机上成功的核心应用程序,并与协力软件开发商站在同一阵在线,为这个双核的平台电脑平台争取更大的竞争优势。

原文作者Ross Rubin 是The NPD Group的消费电子产业分析执行总监,本文论述为其个人意见。


译注:商业界的起起落落,就像文中所叙述Apple的今昔一样,总是沧海桑田,面对Apple这次重新崛起,国内第一波回应的是宏碁的「第三次再造」,相关 的故事在2011年四月十一日出刊的《商业周刊》1220期有深入的报导。翻译这篇刊登于主站的文章,用意在于希望Apple的过去式与RIM的现在进行 式,可以为正在进行中的平板电脑大战作为借镜:复制Apple或许不可行,但RIM的策略却有参考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