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机和假人模型:带你探访戴森英国总部的日常

去英国郊区看看他们的产品是如何由概念变成现实。

Sanji Feng
2017 年 1 月 15 日, 中午 11:00

    其实在很久以前,我们就听说过 James Dyson 爵士因为一台被堵住的 Hoover 吸尘器,「愤而」花五年时间几近破产,最终在尝试过 5,127 台原型机后终于发明全球首款无袋式吸尘器的故事。在那之后,戴森这家企业越做越大,其涵盖的产品类别也从最初的吸尘器,一直延伸到了无扇叶风扇干手机洗衣机,以及最近大获成功的吹风机。但在声名远播的同时,许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所有这些看起来科技感十足的装置,其实都是在一个安静的英格兰小城镇里诞生的。

    Gallery: 探访戴森英国总部 | 21 Photos

    探访戴森英国总部
    gallerygallery 21

    目前戴森在全球范围内总共有约 7,000 名员工,其中有 3,000 人都是在位于古镇马姆斯伯里的英国总部工作,同时新加坡研发中心和马来西亚的测试基地都各有约 1,300 人。代表着创新力的 New Product Innovation 团队自然还是被部署在大本营英国,他们的任务就是在马姆斯伯里那片占地 14 英亩(约 56,000 平方米)的园区里,把各种奇想变为现实。

    一般来说,每款新产品从工程师笔下的简单素描演化成真正的最终成品,平均都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而那些比较庞大的计划,往往也需要更多的耐心。比如说 360 Eye 扫地机器人,前前后后就总共花去了 16 年。早在 12 年之前,戴森也曾试图打造一款类似 Google Glass 那样的 AR 头戴设备,但在开发了三年之后他们还是选择了放弃。

    实际上,每个礼拜戴森花在研发上的经费都超过了 600 万美元,对工程师来说,这应该足以让他们心无旁骛地专注于自己最擅长的工作。在园区内你可以找到尖端的机械加工机器人、用于快速制作原型机的 3D 打印机、各类压力测试需要的设备(诸如跌落、扭曲、拍击、碰撞等)、环境控制实验室以及测定噪音输出、电磁兼容性的封闭房间等等。在这之中,最后一项电磁测试如今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戴森已经开始踏入联网家电的领域(最近的一款式 Pure Hot+Cool Link),对相关指标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高。



    有的时候,戴森也会加设一些专用的实验室,以满足新品类的不同研发需要。以 Supersonic 吹风机为例,在开发过程中园区内有一部份实验室,被改作了 600 种原型机的测试场所。而且在屋子里面,还有总长达到 1,600 公里(你没看错,真的是公里)的真人头发,戴森为此耗费了 56,000 美元。在打造 Supersonic 的四年时间里,工程师的实验装备也从只能前后缓慢移动发束的简单机械,变成了会一直用手拨开头发的假人模型。在测试完足够的周期之后,头发样本会被放到显微镜下检查潜在损伤,有一些还会被放到特制的盒子里,用来观察发丝的光泽度有没有变化。当然啰,最终戴森还是会找真人来试,这样才能确保它在日常使用中不会出现问题。

    为了能容下日益扩大的研发设计团队,戴森最近在英国总部新造了一幢被称作 D9 的建筑。其中包括了许多全新的实验室和测试空间,可以满足 450 名工程师的需求。但遗憾的是它完全不对外开放,甚至连一些陪同我们参观的戴森员工都没有进入的权限。不光如此,D9 的建筑外层甚至使用了镜面作为外墙材料,一眼望过去它就好像融入了四周的绿化里,只有在人或动物经过时才能增强一点它的存在感。

    不过,好在戴森还是允许我们进入一些其它区域,但条件是必须收起相机不能拍摄。当走进研发设计大楼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车间,尽管它只有两层楼高,但里面明亮的广阔空间着实是让人豁然开朗。在主要通道的旁边排列着许多展示板,每个上面都有台被细拆到零件的戴森吸尘器,方便工程师随时拿起来做参考。有趣的是,招待我们的工作人员还特地指出了一小处过去生产线的遗留物,它的前身已经在 2003 年时被迁移到了马来西亚。



    戴森对一些工程相关的老物件情有独钟,所以在他们的英国总部里放着许多被 James 爵士视作设计、工程界的代表作品。其中最让人叹为观止的,多半是那架被悬挂在 Lightning Cafe 顶上的闪电式战斗机(Lightning)。除此之外还有一架停在泊车场里的鹞式(Harrier),跟一架 Bell 47 直升机以及一艘 Rotork Sea Truck 高速登陆艇放在一起(后者是爵士 23 岁时参与设计的)。再朝着前台走,你会发现一辆被切剩一半的初代 Mini Cooper,这是工程师们送给 Dyson 老先生的六十岁生日礼物。

    在研发设计楼的另一头,屋子中间摆放在一辆推车上的老式大型引擎激起了我们的兴趣。在听过介绍后,我们才得知这是一台有 74 年历史的劳斯莱斯 Welland,它是英国首款被用在二战时期流星式战斗机(Gloster Meteor)上的喷气式引擎,目前全世界就只有戴森总部里的这台还能正常发动。

    「你们平时会用它来做什么?」我们问道。

    「有时在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会把它推到草地上发动一下。」全球产品开发主管 Paul Dawson 如此回答道。过去为了让手下的工程师们高兴,James 爵士曾在 2015 年 4 月时,把这款引擎发明者(Frank Whittle 爵士)的儿子 Ian Whittle 请到了总部,一同在停车场上欣赏这台仍能完好运作的 Welland 发动机。而接下来,戴森似乎又有了添置「新品」的计划,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那 Welland 很快就会迎来一台相对现代一点的协和式(Concorde)飞机引擎作伴了 。



    实话说,戴森对高性能引擎的痴迷一点都不难理解,毕竟马达是所有戴森产品的核心,就好像引擎之于飞机一样。为了达到最佳的气旋分离效果,戴森从采用笨重的传统电机,一路发展到了自己制作精巧的数码马达。而这看似小小的一颗零件,却能带来比袋式吸尘器马达快两、三倍的转速。「这就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机遇。」马达、电力系统全球主管 Matthew Childe 说道,「它让我们在尺寸、电池密度、重量上有了更好的选择,我们也藉此成为了众多竞争者追赶的对象。」

    距离戴森首款数码马达(用在 DC 12 吸尘器上)诞生已经过去了十三年的时间,而其马达实验室最新的成果,就是公司史上尺寸最小,专为 Supersonic 吹风机打造的 V9 了。这款有 13 片叶片的铝制叶轮对精度要求很高,以致于它只能在戴森的新加坡基地靠军用级别的工具来生产,才能达到维持 110,000 RPM 转速同时,还能保证高流速、低噪音并且不会解体的效果。

    当然,一些之前开发出来的马达也都仍在「服役」当中。比方说 V8,就被运用到了最新款的无绳吸尘器里,跟八年前 DC31 所用的 V2 马达相比,其 425W 的功率已经翻了一番都不止。而个头更大的 V4,有着非常不错的高气压效果,目前依然在为干手机产品线所采用。



    很显然,在开发马达这条路上,戴森接下来依然会积极前行。但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些别的发展动向值得我们去关注。没错,我们想说的就是固态电池,2015 年 10 月时戴森斥资 9,000 万美元将持有高密度固态电池技术的 Sakti3 收至麾下,如果后者真有官方口中说的那般厉害的话,那戴森的手持设备、机器人甚至传说中的电动车,在续航力上的突破应该是指日可期了。但其实,不管戴森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他们那里最不缺的应该就是工程师。毕竟能在英国田园的环境里摆弄各种奇奇怪怪的工(程)艺品,换作是你,也会乐不思蜀吧?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