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相机文章

Image credit:

GoPro 的第一款航拍机 Karma 是这样炼成的

让我们等候多时的 Karma 能帮助 GoPro 逆转势头吗?

Sanji Feng
2016 年 9 月 21 日, 下午 05:00


一场典型的 GoPro 相机发布会,多半都会融入极限、户外、运动等等一讲到这个品牌就会让你想起来的元素。但几周前我们跟其最新产品的初次邂逅却不是这样,CEO、创始人 Nick Woodman 把大家请到了加州北部的一片农场,四周只有土地、庄稼和拖拉机,以及那款被寄希望于力助公司翻身的航拍机 Karma。

在经历了数次推迟和投资人、外界的无数猜测以后,Karma 俨然已被置于放大镜下,顶着裁员、股价下跌等重重压力,这个计划不容再有一丝闪失。正因为此,发布会临近的当口,各类测试进行得更加紧锣密鼓。在我们来到的这个偏僻地方,GoPro 团队仍在忙碌地摆弄着各种或完整或零碎的原型机。专注的目光紧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天上至少有 4、5 架航拍机在同时飞行,谁都能嗅出空气中的紧张。

直到 Woodman 的黄色卡雷拉古董车缓缓驶来,气氛才开始变得活跃了一点。他笑着跟自己的员工打招呼、击掌相庆,至少在表面上,看不出对即将到来的重大发布有任何担心的地方。



实际上,Karma 成功与否并不只跟投资人是不是满意有关,这是 GoPro 第一次尝试去做一款非相机类的产品,换言之,他们是在探索一个完全未知的领域。即便如苹果、三星这样经验丰富的巨头,在进军某个陌生市场时,也会面临巨大的风险和挑战。但此刻我们面前的 Woodman,看上去颇为淡定、从容。在一开始被问到 GoPro 为何要做航拍机时,他「想要让用户以新方式捕捉想法」的回答多少还有点官方。但当其真正将 Karma 展示给我们看以后,或许是因为自信,让他一下子放松了不少。「我们想要达到那种能让人惊叹的体验。」他随后这么说道,「在人们发出惊叹以后,我们希望他们在回味时还能产生『因为是 GoPro 所以就该是这么赞』的想法。」

至此 Karma 的神秘面纱已经彻底被揭开,不过与其称它为一台航拍机,不如说是四轴飞行器、三轴云台、手持握把、触控屏幕控制器加背包(可当作起飞平台)的组合来得更为确切。无人机本身十分便携,而且操控起来也相当方便。机头的相机跟云台可以完整拆下,接上手柄以后,就可以在地面上进行平稳拍摄了。说到这个,自然不得不提对手大疆在这方面的策略,他们的航拍机跟手持稳定器,可都是分开来单独卖的。



在最终成品的实现上,Karma 应该说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你本以为只是又一台无人机,但等来的却是一整套稳定系统(这也解释了那段看起来不可能用航拍机完成的图书馆预告片)。GoPro 所做的并非单纯将相机送上天空,他们的目标,实为进一步改善大众自拍视频的品质。这一战略的意义,可不仅仅是在产品线里加一个遥控型的设备那么简单,日后每多一段高水准的短片出现在网上,GoPro 的品牌形象其实都能从中受益。

除了承诺会提供更出色的拍摄体验外,Karma 带来的另一大惊喜,应该就是相对来说不算高的售价了。尽管 799、999 和 1,099 美元这三档价位初看之下一点也不便宜(国行单机价 6,498 元),但后两者其实各包含了 Hero5 Session 和 Hero5 Black,再算上手持稳定器功能的加成,这样一看性价比其实还是相当不错的。若是拿 DJI 的产品来做个粗略的对比,光一台 Phantom 34 价格就最少 1,000 美元,再来个地面上用的 Osmo 或是 Osmo Mobile,总价就奔着 1,500 美元去了。之前 Hero4 Session 失败的定价策略,想必是给了 Woodman 很大的教训。「我们不希望那样的错误在 Karma 上重演,所以宁愿多花时间去把产品打磨得更加完美,然后做到一个合适的价格,堵上质疑者的嘴巴。」他这么说道。

Gallery: GoPro Karma: Behind the scenes | 18 Photos

GoPro Karma: Behind the scenes
gallerygallery 18


不过,对于一个常常和惊险、刺激等字眼联系在一起的品牌来说,GoPro 在 Karma 上做的不少选择反倒都比较稳妥、保险。比如说,这台设备并不会跟随拍摄或是障碍避让这样的「特技」,但在易用性和操控体验上却很容易给人留下不错的印象。官方开发的 Passenger 应用,可以在你飞行的过程中,让好友通过手机控制拍摄的方向。而把云台、相机放在前面的做法,也是从不把机翼拍进画面这样的实用角度出发。GoPro 想要吸引到的,还是不愿花太多学习成本的大众消费者,而非那些对规格敏感、钻研很深的资深无人机玩家。在这块特定的市场中,大疆刚刚靠 Phantom 系列获得了一些成功,但 GoPro 相信凭自己过往的经验,能够打造出目标人群真正想要的产品。



Karma 的控制器被故意设计成了类似游戏手柄的模样,所以使用起来非常自然。在它身上你看不到天线和固定手机用的夹子,只要翻开顶盖,便能在 5 吋 720p 的屏幕上完成诸如「上滑起飞」这类很直观的操作,不夸张地说,难度比查看电邮高不了多少。而在一次充电后,Karma 能在天上连续飞行约 20 分钟。如果不换电池的话,就要充一小时才能重新以满电状态起飞。

在依照指示上滑手指之后,没过几秒钟,我们面前的 Karma 就已经升到了半空。在控制过程中,你几乎不会在屏幕上看到复杂的旋钮、按键,或是听到「偏航」、「倾斜」之类难懂的飞行术语。自始至终都有一个冷静的声音在指引你做出正确的操作,而不是像许多同类产品那样,要靠恼人的警报和晃眼的红灯来引起使用者的注意。对于这样的设计,控制器 UX 负责人 Grant McCauley 有他自己的想法:「在情况不妙或是飞行器失踪的时候,你最不想听到的,往往就是那种好像设备下一秒就要自爆的急促警报声。」

这种跟寻常无人机不太一样的体验,为何会成为 GoPro 追求的方向?Woodman 的回答是:「很『惭愧』过去许多年我们一直在按照自己的需求做产品,但好在最终的结果都还挺好。」一言以蔽之,他们从来都是自己的头号客户,而这群人在用航拍机时不会想去考虑该选哪种模式,他们更愿意直接背起背包、踩上滑雪板。你只需去 GoPro 的圣马特奥办公室呆上 5 分钟,就会明白 Karma 为什么会被做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在这片看起来平凡无奇的矮房里,你见不到任何西装革履。所有人的平均年龄大概在「30 岁左右」,穿短裤、戴帽子的比比皆是,走到哪里都有一种活力满满的感觉。有趣的是,在跟我们的 PR 联络人见面以前,这位女生特地事先打了招呼,说自己最近冲浪受伤,眼睛周围有一片很大的瘀青。放到别的地方,这可能会召来关心和同情,但在 GoPro 总部它就好像是荣誉勋章,会为你赢得敬意和无数次击掌。

而恰恰是这么一群人,打造出了 Karma 这样一款产品。在被我们问到,除了用户体验,GoPro 有没有想在 Karma 上解决什么别的痛点时,飞行设备资深总监 Pablo Lema 拿老式的笔记本做了个比喻。「现在的无人机大多只是处于一个『可以携带』的状态。」他说,「过去的那种老式笔记本,技术上说你的确可以带着到处走,但实际上它们却都是又大又沉。」Lema 并没有专门点出谁的名字,但老实讲,这番话很难不让人联想到 Karma 潜在的最大对手,目前在行业中领跑的 DJI Phantom 系列。

之前有报告指出,Phantom 3 是至今为止全球最热销的无人机,但尽管如此,大疆仍不能算是真正攻下了「大众」市场。而 GoPro 的品牌影响力和产品定位,为 Karma 在这方面提前积累下了不小的优势。其它诸如昊翔(Yuneec)Parrot 这样的对手,要不就是在易用性和成像效果上仍有欠缺,要不就是产品覆盖面重合不大,相互间造不成太大的影响。



当然,Karma 所有这些表面上的「简单」,背后都凝聚着各个开发部门的心血。「我们开始只有一支小团队。」Lema 说道,「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又吸引来了机器人、操控方面的专家。我们的高级导航小组,是在苏黎世那边加入的,他们目前正在着手一些未来产品的创意。」

这最后一组人马,其实指得就是 GoPro 去年末收购的自动飞行技术公司 Skybotix。而他们的存在,会为 Karma 日后的发展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发布之初,这款航拍机并没有太多自动飞行的功能(这也是让很多人感到意外的),虽然有环绕、虚拟路径等模式,但它并不能像 AirDog、Phantom 4 等许多产品那样实现跟拍的效果。

许多人都猜测,GoPro 很快会补上这方面的缺失。我们也相信这点,但它目前的优先级估计不会很高,而且可能还要藉助额外的配件之力才有可能做到。除此之外,Karma 也没有 Phantom 4、Typhoon H 那样的避障技能。在不少人眼中这应该会成为 Karma 目前的两大缺憾,但 GoPro 自己对此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Lema 深信,自己团队的开发方向没有问题。「市面上有很多无人机,但这一款(Karma)是属于我们的产品。」他这么说道,「我们想要创造一件易用性至上的东西,并且把用户对 GoPro 相机的使用方式融入其中。」当然,这并不代表说他们会放弃为 Karma 增加更多新功能,或者说否认未来会推出更全面的版本。实际上,Lema 后来透露称 GoPro 一直在关注业界的动向,而其团队已经在设法攻克自动避障技术的难关了。

一直以来,Hero 系列的相机都有着专业、消费市场通吃的特性,而现在 GoPro 显然也希望 Karma 能继承这样的优良传统。坐在 Karma 宣传片的编辑室里,我们忽然意识到这款产品的诞生,并不只是工程部门努力的结晶。GoPro 自家的媒体团队同样扮演了非常关键的角色,只是他们的付出未必会被普通用户所察觉,更多需要的是专业的眼光。



举例来说,工程师曾经为 Karma 设计过一个 Dronie 模式,它会让航拍机快速上升飞离,拍出那种镜头拉远、俯瞰全景的效果。而媒体团队的老大 Sam Lazarus 在看过之后,最终靠自己丰富的外拍经验说服同事,把它改成了更平滑、自然,大片感更强的呈现方法。

在跟不同部门的工作人员交流中,我们听到了许多类似的细节。如此精雕细琢之后,Karma 终于站上了早已满是刀光剑影的无人机「擂台」。还有不到一周时间,大疆可能就将发布自己至今为止消费性最强的产品,其它对手自然也不会闲着,更不用提数不清的各类无名、山寨杂牌军了。而对 GoPro 来说,之前走出运动相机这条路,引来效仿之后就必须塑造出自己产品的差异点。但在航拍机市场,他们成为了后来者,而且先进来的厂商已经争得有点不可开交,GoPro 想要立足,已经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那么,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从头开发 Karma,GoPro 会不会希望在哪些地方做出改变?至少对 Lema 来说,答案是否定的。「Karma 的开发过程其实已经算比较顺利。」他说,「没错,我们是比预想中花了更多的时间,但最终的结果很棒,我想不出有什么要回头重来的地方。」说完这句,Lema 又不忘强调:「如果只是开发一款航拍机的话,那我们早就可以开发表会了。」



现在回头想想,或许 Karma 的推迟反倒成为了一件好事?在它亮相的同时,GoPro 也推出了自己迄今为止最好用的相机,还有全新的云端服务,应该会有助于改善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分享问题。这一次的发布,并非是完全围绕 Karma 这一个主角,它其实是 GoPro 对旗下所有产品线的一次重启。

在这个基础上,GoPro 将自己对未来的展望清晰地展示在了世人面前,而 Karma 毫无疑问将成为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它将为 GoPro 带来新的契机,与此同时 Hero 产品线也比任何时候来得更为专注,而云端平台的角色,则是把这一切(包括改进后的移动应用)联系到一起。种种迹象都表明,无人机行业将会演变成一个巨大的市场,而 GoPro 的存在,应该能让它变得更「酷」一点。

虽然在现阶段还无法确认,消费者会给予 Karma 什么样的反应,但 GoPro 传递出的讯息已经很明确:两年的煎熬最终以一个满意的结果收尾,现有的产品线让他们充满信心。在农场上的某一刻,Woodman 对我们说「Karma 与你我同在」(一语双关,Karma 可译作「因果业报」)。这显然是一句准备好的台词,不过我们也「祝愿」它能真的在 GoPro 的新航拍机上应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