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手机文章

Image credit:

Hugo Barra:MIX 能证明小米的设计实力

线下扩张,进军美国,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Sanji Feng
2016 年 11 月 2 日, 傍晚 07:00
在近两季中,华为的强势,以及 Oppo、Vivo 两厂的崛起,都给曾经在国内风头一时无两的小米带来了非常明显的冲击。IDCCounterpoint Research 的统计结果,都把小米排到了大陆第四的位置。更糟的是,他们的出货量同比增幅直线下滑,雷军最近几次公布销售数字,都隐约让人感觉到底气有点不如以往。

在上周那场重新为小米赢回不少喝采的发布会后,我们找到了全球副总裁 Hugo Barra,聊了聊这个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有些意外的是,在小米 MIX 引发的喧嚣尚未退去的当口,面对泼来的「冷水」,Barra 倒也显得十分坦然。他告诉我们,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小米 5小米 Max,出货量确实「大大」少于预先登记的数字(每款都超过了 1,600 万台)。但这背后的主因还是供应链,虽然没有提及细节,但从其言语中可以听出,某些特定零件的短缺都在不同时期导致了整体的产能不足。

而现在,为了杜绝类似情况重演,小米又对自己的供应链体系进行了「系统化升级」。他们更换了管理层,招募了更多人才,同时在预估环节上也下了更多功夫,并且会根据需要适时增加供应方的合作伙伴。Barra 希望这一系列举措能在之后的几个季度中收到成效,与此同时,小米也开始慢慢从线上转战线下,在原先没有花太多精力经营的传统市场投入了更加多的资源。另外,他们也希望借明星代言所带来的粉丝效应,进一步扩大自家产品的影响力。比如说红米 Pro 就请来了刘诗诗、吴秀波和刘昊然这三位不同性别、年龄层的大陆本土艺人,瞄准的是对科技没有那么敏感的二、三线城市。而最新的小米 Note 2,更是邀来了影帝梁朝伟,超高的话题性为小米赚到了无数眼球。



「我们在试着去了解明星代言究竟能带来多大的价值。」Barra 说道,「我们希望自己的做法更贴近大众,能让人产生共鸣,而非只是去找一个遥不可及、根本不跟你活在同一世界里的好莱坞明星。考虑到这些和其它各种因素,以小米手机巨大的销售量,(现在的方案)根本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营销开支。」

显然,小米这是在借鉴 Oppo、Vivo 的成功经验,而且在扩张的方向上,除了雷总在 2020 年前开设 1,000 家大陆门店的宏愿外,他们也跟排在自己之前的三家厂商一样,把目光投向了海外。最近小米接连进军了俄罗斯、墨西哥、中东等地,后续还会登陆越南、泰国、波兰以及部分拉美国家。而且,对于可能是全球最难攻克,中国品牌至今为止都没有真正立足的美国主流消费市场,小米如今也是野心满满,并且已经开始有所移动了。



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定在美国推出手机的具体时间,但 Barra 已经向我们证实,其团队目前正在着手进行专门为达到美国运营商要求而准备的各项测试。跟全球其它地方不同的是,美国的移动网络需要用到很多别的地区不会用到的奇怪频段,而为了确保设备的兼容性,本地的几大运营商便会对那些想要入网的产品进行非常严苛的检验。知名的手机大厂一般都乐于满足对方的需求,毕竟这些运营商在美国的丰富渠道和可观消费群,对其产品销量是一个极大的保障。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有了那么多年的经验以后,他们对整套测试的要求、流程都早已是轻车熟路。但相同的事情,放到初来乍到的小米面前,难度就完全不一样了。

Barra 和他的团队基本上等于是从零学起,他们必须要掌握测试的方方面面,而且还得身处美国境内才能获得有用的实验数据。换句话说,小米要为此投入相当多的财力和精力,但为了达成走向全球的目标,其现在终于还是决定迈出了这一步。根据 Barra 的估计,技术上说,小米手机真正登陆美国前的准备期,差不多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只是,他和他的团队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做这个计划,我们目前尚不得而知,但从 Barra 提到的几款测试机种来推测,可能最快在明年(2017 年),美国消费者就能在运营商的门店里买到小米手机了。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曾制作过一款特别版的小米 5,就是为了方便拿去美国进行测试,好做一些小范围的实验,为未来做好准备。」Barra 说道,「到了今天,我们又有了一款可以带去美国实测的机器小米 Note 2,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走出的又一小步,对未来全面推出产品有着不小的意义。」

当然,硬要说的话,小米其实也可以像某些其它大陆品牌一样,直接把手机卖给美国的消费者(毕竟之前的一些配件和小米盒子已经在这么做了)。但从 Barra 话里对运营商测试的重视程度来看,小米应该是已经打定主意要跟后者合作了。而且,为了证明这会是个更好的选择,Barra 也举了另一个国产品牌的例子(没有具体说哪家),称其一年前在美国推出了一款产品,但因为缺少对 AT&T Band 17 频段的支持,最终落得了一个「彻底失败」的结果(看到这里可能有的人已经猜到了)。在他看来,如果当时这家厂商选择跟 AT&T 或者 T-Mobile 联手,结局就会完全不同了。

「我们只有在准备充分的前提下才会去推出一款产品。」Barra 的这句话里,同时隐含着小米对美国市场的热情和耐心。



不过,要想在大洋彼岸闯出一片天地,还有个避不开的问题,那就是小米准备如何面对抄袭、山寨的指责,甚至是专利侵权可能带来的影响呢?对此 Barra 似乎并不担心,而他之所以能这么笃定,很大程度上是源于新机 MIX 带来的自信。这个前前后后历时超过两年的计划,找来了法国设计大师 Philippe Starck 参与开发。后者在中间起到的主要作用,是帮助团队定下一个高层次的设计方向(Starck 力主简洁的外观风格),并且之后还深度参与了外观、质感的打磨、改造。

小米是希望通过 MIX 这款「概念机」,来展示一些未来可能最终会被运用到主流产品上的技术突破。于是,我们看到了夏普的准无边框屏幕、Elliptic Labs 的超声波距离感应器、基于压电陶瓷技术的「听筒」,以及那套在常见的金属、玻璃、塑料等材质方案前,显得无比耀眼的全陶瓷机身。小米希望大家能从 MIX 开始,把他们看作一家努力探索创新的企业,而非只是一个「空有」高性价比的普通品牌而已。



可能会有人觉得,像 MIX 这种等级的产品,就理应是出自苹果、Google 这样的真 · 巨头之手。而 Barra 在跟我们交流的过程中虽然不愿意对 iPhone 7 做过多的评价,但他说起自己老东家 Google 新出的 Pixel 时却是滔滔不绝,称其「为全世界设立了一个(新的)标准」。在 Barra 看来,Pixel「在各方面都做了优化」,「反应很快」而且「续航力出色」,此外还有一颗「表现不俗的相机」。但同时他也指出,Pixel 的工业设计并不完美,尤其是那「长长的下巴」,影响了整体的美观性。

那么,像 Google 这样的公司会去做 MIX 那样的手机吗?Barra 觉得从风险的角度出发,应该是不会发生类似的情况。因为 MIX 的材质特性决定了它在现阶段无法大规模生产、销售,大牌厂家未必愿意做这样的尝试,而 Pixel 则不会遇到这种问题。「我相信 Google 能卖出很多 Pixel 手机,所有 Android 玩家应该都会对它趋之若鹜吧。」Barra 这番话,难免会让人错以为他还在为 Google 效力呢。



不过,尽管 MIX 的亮相为小米赢得了不少赞誉,但同时登台的小米 Note 2,却又让他们背上了「致敬」Galaxy Note 7S7 Edge 的骂名。对于这点,Barra 确实觉得自己的公司非常委屈,毕竟第一款用上 3D 弧面玻璃背盖的手机其实是初代小米 Note,而且相同的设计语言后来也被沿用到了今年的小米 5 之上(陶瓷版本更是让 Philippe Starck 青睐有加)。比小米 Note 晚一个半月发布的 Galaxy S6 Edge ,当时采用的还是平面背盖,而在之后的 Galaxy S7 Edge 上,三星才把曲面屏幕和曲面玻璃背盖结合在一起,并且受到了无数人的追捧。「没人会去想曲面背盖其实是我们先做的,对吧?所有人都只记得手机正面而已。」Barra 说道。

直到小米 Note 2,小米终于跟上三星的脚步,在弧面后壳的基础上,给手机正面也配上了一款据说是由 LG 供货的柔性 OLED 面板。「你觉得曲面屏幕能玩出多少种设计?答案恰恰只有这么一种。」Barra 如此辩解道,「我不认为谁有权力把它当作发明一样占为己有,因为这么设计本质上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他们(三星)可以说自己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但不能把这种想法当成是自己独有。因为只要有柔性的 OLED 面板,谁都能把屏幕设计成那个样子,从工程上讲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我根本不担心别人会怎么说,因为小米对自己的设计实力很有信心。」Barra 说道,「小米 MIX 的到来,就是对这件事的最好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