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手机文章

Image credit:

董事长施崇棠眼中华硕的前世、今生与未来

Andy Yang
2015 年 8 月 28 日, 下午 06:03


「Namaste!」

在印度新德里的 ZenFestival 发布会上,华硕董事长施崇棠如此地向当地 2,000 名粉丝打了招呼。他兴奋的纳喊、特殊的气场和不断的感谢,都像我们熟悉的那样。有施老的地方总是充满了惊奇与回忆,像是在 PadFone 的记者会上「变魔术」地将手机从平板背后抽出;又或是担任指挥家,指挥一排排主打音效的笔记本。不过,别被他在台上的表演给迷惑了:从主机板到智能手机,华硕 26 年的历史中他无所不在,自然也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告诉我们华硕过去的发展,与未来的方向。
Jonney Shih Talks About the Early Days of ASUS

从宏碁到华硕的颠簸旅程

华硕是由四位共同创办人童子贤、谢伟琦、徐世昌、和廖敏雄,在 1989 年四月成立。施先生并不在创办人的名单内,但他的身影从公司创始之初便一直存在华硕之中。

「让我来告诉你们真正的故事。」62 岁的董事长边倒茶边说,「最一开始的时候,这四位工程师都是我在宏碁的下属。我负责宏碁的工程部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12 年),有一日我们在员工餐厅梦想着成立一间小而美的公司,他们都推举我来领导他们。」

当时,施崇棠还在宏碁的董事长兼 CEO 施振荣的手下工作。两位同姓的科技界大佬并没有亲戚关系,但施崇棠视施振荣为导师一般的角色,所以在离开宏碁单飞前,施崇棠还是希望能得到施振荣的祝福。施振荣说服施崇棠留下来,因为当时由于美国经济的状况陷入低潮,所以宏碁的状况并不太好。即便如此,在四位工程师创立华硕时,施崇棠依然出了启动资本的 60%。


华硕最早期的小工作室。施崇棠三年后才加入公司。


即便是没有施崇棠的领导,华硕的创办人们依然有了重大的突破。在成立的第二年,华硕就击败了众多的本地竞争者,率先与 IBM 同时推出了 Intel 的 486 主机板。但和 IBM 不同的是,华硕并没有事先拿到 Intel 的芯片做参考,而是完全依靠对前一个世代的芯片的了解下去设计的。 Intel 对于华硕能办到这点印象深刻,所以之后也让华硕能提前拿到预览版的芯片。华硕除了自制自销外,后来也替 Dell、HP、Sony 等公司代工主机板。

时间快转到 1992 年:两位施先生总算将宏碁导回正轨,但华硕则状况正好相反。当时的华硕不仅面临着品管问题,而且缺乏「第二代」工程师。施崇棠回忆当年他在下午五点半进到华硕,却发现实验室空荡荡的,对一间理当野心勃勃的新创公司来说,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同时,在公司的运营和技术的使用上,年轻的创办人们常常无法达成共识,并且会来寻求施崇棠的建议。

施崇棠这时又再次向施振荣先生提起转去华硕的事,考虑到宏碁这时已经重新上了轨道,这次施振荣在施崇棠必需先放半年假的前提下,让施崇棠得以离职。


好朋友:施崇棠与 Intel 高管 Sean Maloney。


在接管华硕后不久,施崇棠立即开始补充华硕的人才储备,但对当时还很小的华硕来说,这并不容易。他只能照着母校(台大电机系)的通讯录一个一个给学弟打电话,设法说服他们来华硕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幸运的是,大部份他打电话的对象都同意他所描绘的愿景,并决定加入华硕的大家庭。施崇棠本身的电机系背景在这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即使是今天,他对科学的热情还是显而易见的。为了促进不同不同学科间的交流,他会为软件工程师设立电子学的课程,同时给电机工程师设立软件的课程。

基础


就算是可爱的吉祥物 Zenny,在施老的光环面前也只能靠边站

今日的华硕员工超过 13,800 人,其中约 6,000 人在台湾。即便该公司的产品范围广泛,从笔记本、AIO、平板、智能手机、显卡,甚至是路由器都有,主机板仍然是华硕非常活跃的一个产品类别。事实在就在今年初,华硕才刚卖出了第五亿张主机板。

值得一提的是,华硕已经很久没有替别的厂商代工主机板了。OEM 的事业在 2008 年时就交给了和硕,并且在两年后完全分家。和硕这些年来以生产 iPhone 和 iPad 出名,但依然偶尔会替华硕代工。


用主机板零件组成的设备艺术

即便是笔记本和平板的使用者在近年来大幅增加,施崇棠认为主机板依然有市场,特别是在高端使用者这块。从 R&D 的角度来看,主机板是工程师们可以回到基础之处,并且实验可以应用在其他产品的技术的地方。这样看来,也就难怪华硕总部中间的 Zen 花园布局像张主机板了。

「我总是问我的工程师,你能(在主机板上)感受到电磁波吗?不能的话,就请回重做吧。」虽然施崇棠边说边笑,但他其实是很认真的。就算是数码的内容,在主机板上依然是以类比的电磁波在传递,同样会有噪点和受到各种干扰。如果工程师依然无法了解问题在哪里的话,施崇棠会请他们「回去把电磁学理论再读 20 遍」,因为他自己也会这么做。

施崇棠是个科学人,即使这么多年后,他谈到基础科学依然两眼放光。在访谈中他穿插着微积分、马克斯威方程序、高速讯号设计、信号模拟、量子力学,甚至是相对论。在商人的外表下,他可更像个学者呢。

当设计遇上工程


华硕的笔记本新品 UX305

让施崇棠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众所周知的国学爱好,这对他求追求完全的特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举例来说,他跟随着祖父的脚步学习了书法,一个需要经常习练才会进步的艺术。施崇棠同时也是莫札特音乐的粉丝,在他的看法中,莫札特虽然被称为神童,但真正具有突破性的作品还是要等到「第七号钢琴奏鸣曲」。「即使是天才也要练习一万个小时」,施崇棠如此说,这也是他希望在团队中看到的精神:一直练习,直到你真正了解你的工作为止。

不过不是所有工程师都是艺术家,有时候工程师们会太专注于除错,而无法理解为什么产品卖不好。为了将员工的潜力发挥出来,施崇棠设立了强制的「设计思考」课程。在设计界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一切都是为了将产品开发者放进消费者的角度去做思考,跳出传统思维的框框,在做用者需求、成本、和技术可行性间做一个最好的平衡。如此最终的产品才会更容易被消费者所接受。


ZenFone 2 发布会

在施崇棠的看法中,ZenFone 2 就是设计思考的一个实例。它售价不高昂,但在规格上依然令人印象深刻,同时虽是塑料材质的,但长相和牢靠度都很有金属机的味道。这台机器在特定市场的成功,可以从数字上看出来。根据日本 BCN 的数据,华硕 2015 年上半在日本的无锁机市场拿下 29.6% 的市占率,其中 ZenFone 2 在七月还排到了销量第三位。在世界另一头, ZenFone 2 在意大利和美国的 Amazon 上分别位居销售排行第一和第二(在主站原文出稿时的数字,Amazon 每个小时都会更新,所以变动很快)。向前看,华硕预计今年出货 2500 万只智能手机,但不知道即将来临的 PadFone 更新是否会落在这个数字内。

然而,华硕能对抗小米、一加、华为等中国手机厂的进逼吗?施崇棠表示消费者不意外地会被价格和性能平衡最好的产品所吸引,而华硕必需要跟紧潮流才能保持竞争力。最起码华硕的团队要能以消费者满意为第一优先。

下一站:机器人与更多


在 Computex 上,华硕已经公开了智能家庭生态圈的计划,包括门与窗户警报器、智能电力设备、和 IP 摄影机等。然而,该公司的计划并不止于此。在整个访谈中,施崇棠不停地提及一个名为「达文西实验室」的神祕先进技术实验室,主要是让我们一窥华硕下一步的方向 -- 大数据和机器自动化。「这将完成第三代的工业革命,」他说。

达文西实验室的工作内容神祕,但位置却不是祕密。根据 OpenStreetMap,你只要从华硕总部的大门出来后向左转,看到便利商店后绕到后面去,可能一个不小心就走进去了。在这里华硕推出了第一台香水笔记本、第一台平板、还有 PixelMaster 相机技术来增进低光表现。在 Google 上稍微搜索一下也会发现该实验室也在研究自然语言的处理。

所以现在藏在达文西实验室神祕面纱后的新计划又是什么呢?施崇棠说他正在推动一个机器人相关的计划,目的是创造一只可以和人类主动互动的机器人,我们猜测是类似 Pepper 那样(事实上,日经的拆解显示 Pepper 的深度感应相机正是华硕打造的)。如果华硕能跟上这个「非常积极的时程表」的话,我们最快明年就有机会看到这个产品的推出了。


华硕的 Computex 摊位

如此的成就与野心,正好与本地的对手们形成强烈的对比:HTC 基本上已经快要不值钱(但有机会靠新的产品类别翻身);宏碁则是在重组后还在努力挣扎着,而技嘉则是刚刚退出智能手机市场。在施崇棠的眼中,许多台湾的 PC 厂商太依赖 Wintel 系统与表面上的规格。要寻找出路,唯有全面性的升级。「没得作弊,」他微笑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