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专栏文章

Image credit:

活.科技:Apple iPad 2

Marco So
2014 年 6 月 8 日, 下午 05:02

因为笔者的第一代 iPad mini 借了给别人,所以就将封尘已久的 iPad 2 拿出来再次使用了,虽然现在觉得 iPad、Android 和 Surface 这类使用 ARM 核心的平板只是玩具而已,在使用上有很大限制。所以为什麽舍得将 iPad mini 借给人,而自己又要重新将 iPad 2 呼唤出来呢?答案就是有些事在 iPad 上做始终比较好,或是只有 iPad 才能做到。

笔者最放不下的就是一些在 iPad 上做得得最好的 app,例如 Red Bulletin 这个由 Red Bull 推出的极限运动杂志 app。放不下它的原因有很多:第一,它的印刷版并没有在香港推出、第二,印刷版要给钱买、第三,iPad 版是不用给钱买、第四,部份 Android 平板用不到它的 Android 版,而且运作表现和排版都及不上只有两个尺寸的 iPad;第五,它的 PDF 版不及 iPad 版那样多姿多彩,缺少了 iPad 版所有的多媒体和可以互动的界面。

不只有 Red Bulletin 是好 app,大部份电子书和电子杂志的平板最佳化都是 iPad 版做得最好,更不要说其他海量的 iOS 专有 app 了。最后,话说这部 iPad 2 是笔者在 2011 年中买,直至今天已有差不多三年的时间了,不过拿它出来用依然不觉得有很旧很过时的感觉,很理性地说这种感觉 -- 没有其他平板做到,这也大概说明了笔者没有买 Retina 版 iPad mini 和 iPad Air 的原因罗,呵呵 -- 对了,还在运行 iOS 6 的它无论在功能和操作流畅度上,都没有被运行 Android 4.4 的新平板比下去啊,特别是南韩某厂商的那些。